中国花卉网 - 花卉网是花卉行业门户网站 !

商业资讯: 市场动态 | 国际新闻 | 苗圃苗木 | 行业新闻 | 价格行情 | 家庭养花 | 插花花艺 | 科技之窗 | 人与自然 | 展览会议

你现在的位置: 首页 > 商业资讯 > 插花花艺 > 花草树木

花草树木

信息来源:foeoo.com  时间:2014-02-25  浏览次数:3212

印象中乡下总是绿树葱茏的,在那些老宅附近,往往浓荫蔽日,宅沟两侧是古木和竹园,阒寂中凉风吹来,甚至会感到一阵阴森。那时爷爷家屋后还有一株七八米高的大枣树,每年打的枣子足够我们几个孩子饱食一夏。在同村的倪家宅,一棵巨大的朴树几乎横过宅沟的水面,那时是我们夏天在那嬉戏乃至静卧的地方,它的果实,则被我们采来塞进小竹管里当子弹来弹射。

  不必说,田间地头,几乎也总是每个月都有花开。许多是不知其名的野花,算不得是什么“观赏花卉”,大多只是不起眼的小花,天晴时地气氤氲,暖风吹荡,田垄间碎花扬起,无数蜜蜂在花间嗡嗡飞舞。最壮观的倒往往是那些农作物的花——虽然那时还不像现在这样,将成片的油菜花视为景点,但在年少的心灵中,看到早春田野里弥望的金黄油菜花,毕竟也会自然涌起说不出的美好。紫红色的扁豆花、白色的豌豆花、黄色的丝瓜花、淡紫色的马铃薯花和茄子花……这些朴素的花朵,也自有其难言之美。然而我最喜欢的,还是楝树花,五六月间在村里长长的一路过去,林荫下落满了紫色的小花,散发着清苦的淡淡香气。

  这些年因为生态岛建设,村里的田地几乎全都种上了树木,绿色确是更多了;然而因为老宅渐渐废弃,终于被平为土地,古树与竹林也荡然无存。农民对花草树木的态度,其实是非常实用的,很少有田园诗的想象。概言之,那些构成“风景”的审美体验,在农民的眼中则主要是一些可利用的资源:野草可以用来喂猪羊、种枣树和柑橘是为了吃水果、种楝树或水杉是为了有一天能利用其木材,而枯枝则可以用作柴薪。事实上,对村里的地用来种树,很多人的反应是:“好好的地,都糟践了。”他们仍然见缝插针地在林下种些蚕豆之类。或如我母亲,虽然种了几棵桂花树,但这些树是村里发的,“不发的话谁会种?”

  大概也因此,在乡下真正可见到的古树并不多。去年秋天的一项普查表明,全岛40年树龄以上的大树仅有1689株,而其中百年以上的只有84株。我小时所曾见的那些老树,如果现在还活着,只怕有不少也都上了年纪了。顾晓东在他的散文集《太阳香》中有一篇曾说:“习惯种树的崇明人,民俗里都有敬畏树木的风尚,修剪、移栽和砍伐树木,尤其是大树,都要谨慎选择时日,还有许多禁忌。”这更像是一种文学性的美化,因为就我所知,并不存在这些禁忌。相反,在土地联产承包后,许多人都把自家地头的树砍了,并不因此觉得有何可惜。

  浪漫的想象往往并非事实。周策纵晚年回忆湖南乡下的景象时,曾说:“最近看到照片,山上的树木好像都没有了。乡下人不知道栽培树木,只晓得砍伐。”在很多时候,的确如此。只是对人们来说,这其间并不矛盾:无论是栽种还是砍伐,原本都是出于实用的目的。也只有在孩子或一个脱离乡土的人心中,那些花木才构成一个“风景”、一个审美的存在,才显得那么不可取代。

    ——本信息真实性未经中国花卉网证实,仅供您参考